TXT小說下載網 > 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 > 第125章 我當初、是怎么舍得那么傷你的

第125章 我當初、是怎么舍得那么傷你的

    人都離去,門也被緊緊關上。

    榭昀扔下了身上的披風,甩了甩散亂的頭發,躺回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然而他側著身子一直盯著我看。

    我好半天沒有動,也沒說話,他看了半響,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他往里側挪了好些,輕輕拍了拍床榻空出的地方,沖我叫道:“你過來,陪我躺會兒。”

    我鬼使神差地走了過去,坐在床邊上,茫然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他緊緊篡住我的手,“躺進來。”

    我沒動,他又叫道:“過來。鞋脫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我瞧著他那副我欠了他什么的樣子,心里暗暗道,明明是為了你才替別人求情的,怎么反倒像是我求了你什么你答應了現在要我報答似的。

    我仍舊呆著未動。

    他像是躺不住了,起身一把拽來了鞋子,將我拖到了床上躺著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兩人平躺在一張床上,他伸出一只手從后面環過了我的脖子,手指穿過在另一邊掐著我的頭發,用沙啞的聲音開口:“讓我抱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我微微側頭看了他一眼,他竟已經閉上了雙眼,就要這樣睡著了似的。

    我壓在他手上,雖然只是稍微動了一下,但他一下就察覺的到,閉著眼睛問我:“睡不著么?”

    ...廢話,睡得著就是有鬼了。

    我又忍不住瞅了他一眼,想了一個絕佳的理由,回他道:“我晚上睡覺會亂動,怕碰著你傷口。”

    他猛然睜開了雙眼,都不顧忌身上的傷口,側過了身子,徹底直勾勾地盯著我,“你晚上留下來,難道不是為了陪我睡覺的?”

    ???

    我心里暗暗反駁,誰規定晚上留在這兒,就是為了給教主您老人家陪睡的?

    他輕輕吐了一口氣,像是我委屈了他似的,控訴道:“這會兒恐怕教中所有人都知道,我房中還有一個人,若是你去隔壁屋子睡,他們會怎么想?他們...會覺得...覺得他們教主居然是個有問題的。”

    他越說我越糊涂,心里沒怎么明白,在他話語剛落就下意識的問了句:“為什么啊?”

    剛問出口可就后悔了,在最后一個字的時候一下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被我這問題給逗笑了,面上那抹笑,似乎在嘲笑我,問我是故意的還是在惹他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斂了斂笑意,語重心長的要同我解釋:“心愛之人就近在咫尺,我還要放你去別處...我不是腦子壞掉了,那就是...”

    我聽不下去,連忙打斷:“閉嘴閉嘴閉嘴!”

    他輕輕拍了幾下我的肩,應道:“好好,我閉嘴,我不說。為夫錯了,夫人別生氣,氣壞了身子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”

    他又輕輕吐了一口氣,平躺了下來,手微微用了下力,將我往懷里帶去,我瞅了一眼傷口是在那邊,直接輕輕靠在了他這邊肩上。

    他另一只手習慣性地握住我放在被褥外面的手,說了句話,“其實我也不困,白天睡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不困,所以也要擾亂我...我心里就認為他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悶悶笑了一聲,索性說道:“那你給我說故事聽吧。”

    他沒覺詫異,也沒拒絕,反而是問下去:“你想聽什么?”

    不知為何,聽到他這么問,我心里有些難受,有那么絲絲的灼燒感,又問道:“你...傷口還疼嗎?”

    他搖搖頭,“算不得什么大傷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你都昏迷了那么久,還說...還說不是大傷。”

    他輕輕扯了一下手里抓著的頭發,閉著眼睛柔聲問道:“心疼了?”

    我承認,“是啊,心疼的要死,一聽說就巴巴跑來看你,結果...你還趕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那個意思。”他苦笑,解釋,“我還以為...還以為是慕景硬拉著你來的。”

    慕景...我想起了過來的時候那個人跟我說過的話:“沐楓圣使昨天就吩咐了,若是在京城見到郡主,就上前問一下郡主是否要去教中看一下教主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說是慕景交代的,怎么我來這里之后,只看到離墨,并未見到慕景。

    抓著身旁之人問道:“對啊,我怎么沒看到慕景?”

    “他早上去南越了。”

    他說完,又補了一句:“等我好些,也要過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...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:“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嗎?”

    他再次睜開了眼睛,往我這兒略微掃了一眼,似乎有些出乎預料,喃喃道:“我還以為你再也不會去南越了。你也想去?”

    我強烈地一個勁兒點頭,“想見見父親母親和興儀,更想想問問翛陽,兩年前的事,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問翛陽這件事,真算得上是我目前最想知道的事了,其他什么都可以往后排。

    也只有先弄清楚這件事,才能知道該怎么樣去見父親母親,怎么面對北涼的家人。如果...我和司徒家真的沒什么關系,只是蘇繾兒,那我應該回到屬于自己的地方,不該享受著本該屬于別人的東西。

    榭昀微微點頭,應道:“也好,你親自問他,他也說的清楚些,免得我轉給你又聽不懂,有什么疑惑可以當面問他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他又頓了一下,不只是想到了什么,稍稍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“不過去了南越之后...你不能和婁翊航說話,不能見他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駿羽也不行,他一肚子壞水,萬一又借著長公主和麗妃要見你...”

    “還有白黎軒,也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你還是別去了,我讓翛陽過來一趟和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...”

    我真是被他這一番自己同自己做斗爭的話逗得想笑又熱眼眶,這才是真的杞人憂天好吧。我搖頭嘆息,打趣道:“你有必要么?難不成你要將我鎖在你身邊一輩子不讓我見外人了?”

    他搖搖頭,一副他有打算的樣子,很是正經嚴肅的對我解釋道:“北涼倒是無所謂。我的夫人,太好太惹人喜歡,在南越到處都是桃花,萬一不小心,被人拐走了怎么辦 ?”

    ...怎么變得這么...跟小女子一般了。我無奈地反駁他:“我不愿意,為何會被拐走?”

    “萬一哪天...”

    我連忙打斷,詢問他:“你前幾天不是都還信誓旦旦,認定我只愛你一個人嗎?”

    “信你是真的,煩那些人也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玉冥教現在事情那么多,我恐怕不會有很多的時間陪你,我怕你...”

    “榭昀。”我輕輕喚了他一聲,一字一句言辭懇求的道:“自始至終,我心里愛的人都是你,不管是小時候的蘇沐顏,還是丞相府的蘇繾兒,或是北涼郡主司徒若憐,我愛的人都是你,一直都是你。 ”

    這便是我對他的承諾,也是對自己的承諾,他一直跟我說這些話,也該我說說給他聽了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我這顆心,都只為你而跳動。

    這句太肉麻,我說不出口...

    那些什么的對不起,什么辜負,什么抱怨,都見鬼去吧。

    我早說了我愛了就是愛了,不會管別人怎么樣,不會顧及世人怎么看,如今加一句,更不管從前。都是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兒了,整天還揪著不放,那我這輩子都別想要好好過日子了。

    四哥說得對,明明那么喜歡彼此,何苦要纏著些有的沒的給自己找沒趣,相互折磨。

    人活一世本來就是不容易,何苦折騰自己?也要折騰自己所愛之人,何況那個所愛之人也同樣深愛著自己。

    兩情相悅,是這世間多么難得、多么美好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好半天沒聽他吭聲,我以為是睡著了還是怎么的,心下一驚,這么重要的場景,他竟然敢睡著???白白我說了這么一番,沒臉見人了...

    然而我還未來得及抬頭看看他,就感覺到額頭一熱,沒什么別的解釋,是他落下的眼淚。

    熱淚一滴一滴,落了四五滴砸下來。

    我天哪,這不過就是說了幾句話,怎么就感動成這樣了?我抬起頭,伸手在他眼邊抹了抹,把眼淚都抹干了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倒是沒再落淚了,微微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嘴唇,柔聲問道:“怎么...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他仍舊閉著眼睛,像是不敢面對我一般,含糊不清的喃喃道:“你...我當初,是怎么舍得那么傷你的...我怎么舍得...真感覺自己真是個混蛋!”

    ...是,還算有幾分自知之明。你那時候就是混蛋,不管你那時候是什么原因,你至少可以先跟我說出來,我們一起面對,一起想辦法,一起承擔。就算最后結果也是你非娶蘇葉宛不可,那也沒關系,你的不得已,也是我的不得已。

    我既愛你,就深知你的苦楚,知曉你的心思,愿意和你一起承擔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你什么都不告訴我,我還等著你對我的承諾,我還癡傻的念著你,結果一轉頭看見你娶了旁人,這換做誰誰受得了。

    我干咳了幾聲,硬生生將這些抱怨和控訴都埋回了心里,在原本的想法中,應該是他反過來哄我,怎的現下他倒哭了...

    我將原本應該的質問和不快的話語換做了柔和的寬慰詢問,“你不是說,你也是逼不得已的嗎?”
重新时时彩后一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