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非凡保鏢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大開眼界

第三百七十八章 大開眼界

    友誼大廈的老板察言觀色,哪有看不出沈業君本來有些猶豫,是自己一句話讓他下定決心?不過,未來的事,誰也說不清,或者過個一兩年,巴拉里里就倒閉了,股份一毛錢不值呢。

    他打個哈哈,沒有再說什么,幾年后,想起這一晚飯桌上的話,他后悔得想撞墻。可是一切已成定局,只能看沈業君得瑟了。

    百分之五的股份,帶來滾滾財源,那個天文數字,比沈業君的建發房地產公司所有資產加起來都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互聯網,果然是下金蛋的雞哪。

    本來寒東旭還想著怎么能讓沈業君靠在那邊,如何才能拿下這大章,突然手機響起來了,是沈業君,他以為是沈業君想通了,欣喜若狂的接起電話。

    沈業君果然沒讓寒東旭失望,讓他去談答單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的,可以談,而不是立即答應簽單。一張幾十萬生意的超級大單,如果有意向就提到簽單,那是騙局,只在像沈業君這樣,謹慎地表示有意向,然后雙方坐下來談,才是有誠意的的表現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沈業君同時也給寒東旭電話,說的是同樣的內容。

    張云飛被雷特支持他做一切決定的態度弄得很感動,晚飯兩人一起在小區門口那家快餐店吃,氣氛比以前融洽很多,好象之前雷特身上一直有一層看不見的防卸,如今脫下了,看到的是他輕松的笑容,和自在閑適的姿態。以前就算在小吃店吃飯,他也會坐得筆直,雙手放在桌上,現在隨意坐著,放在桌下的雙腿交疊,一只手撐在桌上托下巴,一只手拿筷,慢慢挑著菜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張云飛認識他幾個月,還從沒見過他這樣子,看他半天,見他毫無自覺,手在桌上敲了敲,道:“下巴快掉了。”

    本來就長得不咋樣,還學女人做托腮樣,惡不惡心啊。

    雷特手從下巴上拿回,正經吃飯。飯后,雷特回家,張云飛去公司上網,一轉眼已到八點多,鄭怡忙完手里的活,關了電腦準備下班,見張云飛辦公室的燈亮著,以為他還沒有吃飯,想問他要不要一起去,于是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你還沒吃飯啊?那趕緊去。”張云飛一看屏幕右下角的時間,于是催促她先去吃飯再說,再晚,宵夜都要開始了。

    鄭怡倒不餓,最近天天加班,比這吃得更晚都有過,她攏了攏額前的劉海,道:“最近天天吃粉絲湯,吃膩了,附近還有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這個點,能吃的只有水煮粉絲,最多加幾片肉,開始還覺得不錯,比冷了的快餐好多了,起碼端上來熱乎乎的,可連續吃上一兩個月,現在聞到粉絲的味道沒吐就不錯了,真心不想動筷。

    張云飛想了想,把筆記本電腦合上,道:“走,我請你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吃過了嗎?”鄭怡大眼睛眨了眨,奇怪地道。

    張云飛笑:“你吃晚飯,我吃宵夜嘛。”

    這里是住宅小區,附近還是有好幾家稍好一點的小吃店大排檔西餐廳之類的,但這些都小貴,鄭怡想弄點輕便省錢的東西填填肚子,然后回家。這樣回家后就不用再去弄吃的了。

    鄭怡跟父母同住,她加班,媽媽會為她準備好飯菜,待她回去后又忙著張羅熱飯菜,她不忍心媽媽為她忙前忙后,于是決定吃完才回家的,這樣媽媽就不用特地為她留飯菜,也不用再忙碌了。

    這些情況張云飛是知道的。鄭怡加班,也是為公司,按公司規定,只給她補貼餐補,并沒有付加班費,說起來,互聯網公司還真沒聽說過給員工加班費的,像巴拉里里這樣給餐補,就算挺不錯的了。

    天天吃粉絲,長久下去,會營養不良的。張云飛這才決定請鄭怡吃餐好的,算是補充一下營養。

    可鄭怡沒想到這個啊,還在那里奇怪:“你什么時候有吃宵夜的習慣了?”

    她這一批先進公司的,對張云飛也算了解,起碼比晚進公司的同事要了解得多,可從沒聽說張云飛有吃宵夜的習慣,難道是公司飛速發展慣出來的毛病?鄭怡這還情不自禁地誤會上了。

    張云飛已走出房門,鄭怡只好眼著走出來。

    “偶爾吃一次嘛。”張云飛說著鎖了門。

    業務員們還在電腦前上網,也有一些剛進公司,想快點簽單的還在打電話,張云飛隨口問一句,確定都吃過晚飯了,也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“你應該抽時間先吃晚飯再回來加班。”走下樓梯時,張云飛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鄭怡高跟鞋噠噠的聲音敲打在樓梯的水泥地面上,她走得小心,卻還不忘答張云飛的話:“吃個飯來回得半小時,太費時間了。忙完再去吃,輕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餐吃不對時間,傷胃。”樓梯有一層電燈壞了,這一段只能靠上下層樓梯的燈光照亮,光線昏暗很多,張云飛見她小心翼翼的樣子,伸手扶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鄭怡說是這樣說,卻沒有推開他的手,兩人就這樣走下樓梯,走到樓前的空地。

    出了小區,張云飛走在前頭,找了一家沒有打烊的大排檔,抬腿就進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鄭怡叫了一聲,不就吃個晚飯嘛,還是工作餐,用得著到這么貴的場所嗎?可張云飛已經和迎上來的服務員說話,她只好把到了嘴邊的話咽回去。

    晚飯時間已過,宵夜還早,大排檔剛收拾好的桌子空蕩蕩的,張云飛挑了一張靠窗的坐下,招呼鄭怡:“過來坐呀。”

    鄭怡剛走到桌邊,正想勸張云飛隨便找家快餐店吃就好,張云飛的手機響了,寒東旭打來的,十分激動,約時間去建發房地產公司洽談。

    如果光聽聲音,不知內情的人一定會以為,一分錢不花就能搬到星河大廈辦公的人是寒東旭,因為巴拉里里百分之五的股份存在太多變數,有可能一毛不值,而遷進星河大廈卻是有目共睹的事。

    張云飛從聲音到表情,都顯得很平淡,平談到不起一絲波瀾。

    而寒東旭實在太激動了,竟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約了明天下午三點,這個時間是沈業君定的,當然,寒東旭打電話時,并不是通知張云飛這個時間到,而是先客氣地詢問他這個時間有沒有空。

    他一說下午三點,張云飛自然明白,這是建發房地產公司那邊定下的,當然沒有節外生枝,再去另定一個時間。

    這邊剛掛了電話,孟達的電話也到了,約的是明天下午四點。沈業君倒也省事,明天下午的時間就給這兩家房產中介。

    “明天下午三點,一起談吧。”張云飛更圖省事。

    是的,用股份支付。這是張云飛給此次以股份換租金的定義。雷特覺得巴拉里里賺大發了,不用花一毛錢就有全市最高檔的寫字樓可用,但是張云飛卻知道,他們吃虧大發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想融資,星河大廈的租金又太貴,但真的不想這么做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下午,孟達和寒東旭不約而同提前一小時趕到巴拉里里,兩人見面又是一通撕逼,巴拉里里的業務員們卻沒人理會,大多忙自己的事,讓張云飛看了十分滿意。

    浪費時間看人吵架,哪有抓緊時間多聯系業務重要?談成生意可是有提成,有升職機會的。

    唯一一個與眾不同的是陳少彬,不知是兩人在客廳吵得太兇,影響他聯系客戶,還是他想看熱鬧,打了兩個電話后,干脆拿杯子跑出來,假裝倒水,站在飲水機旁進入看戲模式。

    客廳里原本只有三人,張云飛坐在主位,和那兩位吵得忘我,吵得旁若無人。

    陳少彬這一站,頗有些把全場盡收眼底的意思,可惜不到五分鐘,張云飛一個眼神丟過去,他只好倒了水,乖乖進去了。

    張云飛聽寒東旭和孟達互抖對方的底,真是大開眼界,不聽不知道,原來房地產中介有這么多貓膩,這么多賺錢的渠道,這么多坑客戶的手段。

    見識了啊。

    好象有默契似的,兩點五十分,寒東旭和孟達停止撕逼,臉上露出笑容,變得文質彬彬,邀請張云飛去建發房地產公司。

    建發房地產公司距巴拉里里這個小區,也就五分鐘車程,加上下樓、到那邊上樓,大概八鐘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張云飛看兩人像變臉似的,只有驚嘆的份,他自嘆活了兩世,還做不到這一點。能吃中介這碗飯的,都不是一般人哪。

    今天雷特不去,張云飛又沒有駕照,三人下樓,寒東旭和孟達為勸張云飛坐自己的車,又撕起來。這次,張云飛沒有看戲,而是道:“約的三點吧?”

    倒不是他過于重視這次的洽談,而是沒有遲到的習慣,再讓他們吵下去,肯定不能在三點前趕到建發房地產公司所在的大廈了。

    兩人顯然也知道時間緊迫,再吵下去這單生意就得黃,只好同時打開車門,由得張云飛選擇上誰的車。

    張云飛離孟達的車稍近,也就不挑剔,很隨意的上了車。孟達得意,剛要向寒東旭挑釁,沒想到寒東旭把車門一關,一按鑰匙,車門還給鎖死了,然后三步并作兩步,在寒東旭目瞪口呆中,打開后座車門,就這么上了車。

重新时时彩后一技巧